2.5億輛的保有量!毫不誇張的說,電動車早已成為“國民交通工具”。

此外,來自美團金服的人士表示,公司內部也在進行相應的場景開發,要推出分期購買電動車服務。不過官方表示,目前在做分期業務,但現階段不涉及電動車分期。

電動自行車地方管理法規,針對騎車戴頭盔、電動自行車搭載未成年人等均制定了相關規定。

隨著頭盔成為騎電動車的標配,市場上頭盔的價格也應聲上漲。國金證券研報指出,隨著“一盔一帶”政策實施,全國頭盔缺口或超過2億。此外,金發科技、國立科技、南京聚隆等頭盔概念股紛紛漲停。

頭盔爆火的背後,折射出市場潛力巨大的電動車市場。

相關數據顯示,中國電動自行車全社會的保有量達到2.5億輛。這一數字,和最新數據顯示的全國汽車保有量持平。

實際上,在汽車金融市場水深火熱的時候,眾多消費金融企業已經悄悄地將觸角下沉到電動車分期領域。

消金界發現,最初建行推出針對高端摩托車的“哈雷貸”,成為首家掘金摩托車分期的銀行。而高端摩托車的價格高達數十萬,甚至高於普通轎車。

公開資料顯示,在建行合作經銷商購買指定品牌摩托車,可享最低首付20%,最高70萬摩托車分期貸款,分期手續費低至每月0.37%。

拿騎唄來說,相關資料顯示,截至2019年7月,公司已累計放款2.56億元,其背後的資金方包括海爾雲貸、長銀消金、晉商消金等持牌消費金融機構。

來自站點的風險

小強是美團外賣的“專送”配送員,同時也是餓了麼的“眾包”配送員。

配送員分為“專送騎手”和“眾包騎手”。專送即通過外賣站點,招聘專職騎手。眾包即採用兼職的形勢,靈活接單,用小強的話說,“只要有車就能跑”。

最終小強通過簽訂以租代購合同,購入了一輛電動自行車。根據合同內容,小強需支付每月租金600元,總租期為10個月。

“我身邊的配送員大多數都是電動車起步,有的跑一段時間就會換摩托車。”小強向消金界表示。

公開數據表示,2019年通過美團獲得收入的騎手總數達到398.7萬人。小強只是這400萬外賣騎手中的一員。

坐擁眾多騎手的外賣平台,電動車分期對其而言,是唾手可得的“肥肉”。騎手一旦開工,也就有了持續的正向現金流,風險還可控。

不過市場人士分析,如果外賣平台做電動車,難點之一來自於站點。

消金界了解到,從2017年開始,外賣站點通過“拉人頭返利”的模式,大量招聘員工,並推薦這些員工入職美團、餓了麼、盒馬等平台;每拉一個新人,站點返500-1000元不等。

另一方面,站點成立專門的辦公室對接車行,大多數二級三級車行都在推廣各自的分期產品。同時,站點推薦這些員工入職某某等分期機構(想知道具體哪家機構,請關注“消金界”,後台回复“車行”),一邊拉人頭、一邊辦分期,從而獲取利潤。而這背後的風險不言而喻。

第二個業務難點則在於,大多數電動車的分期客單價較低,且使用周期較長。比如騎唄之前主要做高端大排量的摩托分期。

“針對C端場景的消費分期本身就是香餑餑,其實這個市場也存在著套現的風險”,某場景金融負責人向消金界表示,他們目前只針對用戶買車進行授信,委託支付給賣家,從而將風險拋給了車行。

場景分期的風險已是老生常談,如何防控這些風險,值得消金領域的玩家一起探索。